脊髓神经病变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为什么要坚持运动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答案 [复制链接]

1#
湖北治疗白癜风的医院 http://news.39.net/bjzkhbzy/170428/5341557.html

作者

东云

十点人物志原创

年终于在倒数里匆匆而过。

刚刚过去的这一年,整个世界的打开方式似乎都出了点错。突然的疫情、停摆的生活、动荡的多国政局……明天会是怎样?无人知晓。

有人在愤怒里放弃抵抗,选择随波逐流;也有人索性打消了对生活的所有期待,混混度日。

王小波曾说,人的一切痛苦,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。而自律,恰恰是解决人生痛苦的根本途径。

自律,就好像偏要在汪洋里寻到那支木浆,牢牢握在手中,不是随心所欲的放任自流,而是永远朝着目标而去的自我掌控。

控制自己的生活,听起来是跟那些裹着糖衣的欲望做艰难对抗。

正如美国心理学家克拉克所说的那样,自律的前期是兴奋,中期是痛苦,后期才是享受。当很多人甘于平庸,拖延懈怠,还有一些人正痛并快乐着。

“有一天,我想靠自己滑轮椅走出去”何华杰,26岁,因车祸脊髓受损行动不便

“一个一直在奔跑的人,突然就扯了全家的后腿”,何华杰说。

年3月,在去蒙古做采购的途中,他遭遇一场车祸。重创之下,他的脊髓受损严重,胸口以下瘫痪。

一并被粉碎的还有26岁正抖擞的冲劲。

他的人生几乎才刚刚翻开扉页,如无意外,接下来每一页都将用拼搏的汗水写上那些足以被称之为“梦想”的印记:

在工作上有所收获、成为父母的骄傲、在待了很久的杭州拥有一个家……

所有憧憬皆成泡影。何华杰是最后一个接受这个事实的人。

从医院醒来的第一月,在持续四十多度的高烧里,他一时分不清是虚幻的梦境还是真实的梦想,“整个头脑是紧绷的,没有想过命运,满脑子都是工作”。

ICU装不下太多的梦想,呼吸机是“活着”的某种注脚——当然,只代表他还活着而已。

清醒时刻的来临是在受伤后第二个月。生活无法自理、吃喝拉撒都需要借他人之手,“觉得自己成为了家人的累赘”。

他做了最糟糕的打算,就让所有难堪和狼狈结束在最斗志昂扬的年纪。

时间成了唯一能挥霍的东西。

他在脑海中演练了千百遍,自己离开后,母亲将会变成怎样。眼泪是意料之内的,“我接受不了我妈哭”。属于孩子的懦弱反倒给了他莫大的勇气。

卧床的第一年,何华杰对康复不太上心。他想着也许不管多么努力,他的人生也不过就如此。他更愿意把时间虚耗在社交媒体上。他注册了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,在年龄那一栏写下“62岁”。

“从26岁到62岁,我一步就跨越了,那些过程是被省略的,来不及壮年,我已经步入老年了。每天都在重复循环一件事,看不到任何改变”,他说。

每次母医院,往来都是子女推着自己六七十岁的父母。坐在轮椅上彼此短暂对视,“大家都一样蓬头垢面、坐着轮椅,穿着统一款式的布鞋。”

坐在轮椅上的生活是不是只能这样了?

在20多岁的年纪,他在轮椅上窥到四五十年之后的生活。但生活分明还能变得精彩一些。

他在网络上看到,有不少和自己一样行动不便的人,照样能滑着轮椅搭地铁出行、开车出行,甚至还有人可以跳舞、挑战蹦极。

何华杰也想这样活一次。

他决定要加强自己的上肢力量。在这之前,他基本都是自暴自弃康复,医生建议他在床上做三组举哑铃,他有时做上一组就会作罢。

受伤一年后,他还是很难坐立,吃饭需要坐起来吃一口,躺下咽下,再爬起来吃第二口。

第一个小目标是先让自己能坐起来。

在受伤前,何华杰是篮球运动好手,下肢力量对他来说至关重要。相对应,他对上肢力量一直不重视。而眼下,上肢成了活动的唯一支点。

跨出第一步,当然很难,他能做的无非就是躺在床上举哑铃。生活充满意外,而运动是少有能确定有用的。

在坚持康复锻炼后,他的手臂肌肉有了明显变化。今年4、5月份,他已经能坐上半天,慢慢可以坚持坐一整天。

能坐起来之后,何华杰把下一个目标定为“走出去”。

出院回家后,他会用Keep记录自己每天在小区练习滑轮椅的距离。一圈大约1.6公里,滑出这段距离,仿佛就能离外面的世界更近一点。

他还在Keep上参与了“立旗天”的活动。在这天里,他每天打卡练习滑轮椅、举哑铃、练转移。

在百天里,他也偶尔有泄气的念头,“但一想到Flag是自己立的,还是要达成。每一次坚持毕竟都是为了自己”。

实现百天立旗后,何华杰在轮椅上的世界似乎被打开了另一扇门。

他在母亲的陪伴下,回到杭州、去了宁波、走过上海街头。接受采访时,他正想在广州宜人的天气里多待几天。

接下来,他还想通过每天练习学会转移。

转移,就是从轮椅到另一个位置,比如上下床、上下车等。要跨越那不过几十公分的距离,往往需要成千上万次的练习。

何华杰坚信:“练会了转移,终有一天,我可以靠自己走出家门走远路,可以自由自在到处乱跑”。

现在每天回到住处,他就会“朝着这个方向去练,一直在练”。对他来说,每一天,都在离真正自由的那天更近一些。

“人就活一次,我想活出最好的自己”

老兵69,今年66岁的退伍老兵

何华杰26岁的人生,有另一种底色,而“老兵69”的退休生活则有别样精彩。

老兵69,是他在Keep上的ID,相熟的人都爱叫他“兵叔”。称谓一响,必有回应。

说到退休生活,下棋、遛鸟、广场舞,可以算得上是标准动作。但对于今年66岁的兵叔来说,这些远非兴趣所在。

兵叔的一天,从早上6点正式开启。起床后,他就会打开Keep,一组热身活动后,绕着家附近的街心公园跑上5公里。

一公里6分钟,他有自己的节奏。5公里跑完后,拉伸是必须的。对兵叔来说,完成这些锻炼,一天才有了该有的劲儿。

在Keep上看到“立旗天”活动的时候,他没怎么犹豫,就把每天跑步5公里立为自己的Flag。

打卡到半途,因为感冒,立旗被迫中断。但是很快他就为自己立下一个新的Flag:腹肌撕裂者强化锻炼。

为防止运动伤害,Keep将65岁以上人群列为这个项目的禁忌人群。可兵叔并不服气。直到受访这天,他已经完成了次训练。

他从不是一个人在“战斗”。在参加百日立旗后,他组织了一个“自律战队”,一共有30个人,互相监督打卡。

在兵叔身上,曾经军营的印记总是有迹可循。小到站立时大拇指搁在食指第一个关节处、中指紧贴裤缝线,大到不服输的血性。

年,只有15岁的兵叔在家庭的耳濡目染下,也加入部队,成了一名坦克兵。彼时,他又瘦又小,站直了还没一支枪那么高。

初入军营,他有很多不解:不明白为什么被子一定得叠成豆腐块,有人甚至为了达标给被子喷水;无数遍走队列站军姿都是军营日常;紧急集合哨总在睡正酣的时候响起……

八年零四个月,兵叔仍能细数那些在军营的日子。回想起那段青春岁月,曾经的不解都成了怀念,“我的自律、对自身的管理,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在部队打下的基础”。

年,兵叔退伍。正如他所说,从此他要代替部队管理自己。

尽管他保持不错的生活习惯,但生活难免“走形”。

随着回到地方参加工作,觥筹交错、应酬往来,肚腩与年龄齐长。年,兵叔的体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85公斤。“这的确是我接受不了的”,他说。

如果真要盘算起来,兵叔应该是中国最早对健美、身材管理有系统了解的那一批人。

年,在一家杂志社当编辑部主任的兵叔听说深圳即将举办健美比赛。

这是一场在中国健身界具有突破性的比赛。虽然以往也举办过几次健美比赛,但选手都身穿泳衣。

而在这次比赛上,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,创举般让女子健美运动员着比基尼在舞台山展示身材。

作为见证者,兵叔除了拍摄几百张照片以作纪念,还对人的身材有了更清晰的了解。在皮囊之下,其实每一块肌肉都有标准的尺寸和比例,这样才能呈现出最佳的力与美的肌肉线条。

自诩对身材管理很有一套的兵叔在自己身上失了手。在他眼中,一个人的身材就是某种程度上也是自律与否的体现。

年,他开始重新拾起运动的习惯,在工作的8小时之外,业余爱好几乎都与运动有关。

早些年,他跑步从不低于10公里。直到年因患上足底筋膜炎休跑后,才有所克制,降低为每次跑5公里以上。

年,兵叔退休。“感觉像获得了第二次青春一样,真正有了自己的人生”,兵叔的嗓音里仍有显而易见的兴奋。

与很多退休后陷入短暂迷茫的老人不同,他把自己的日子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他玩摄影,自己出挂历;专门买了一辆越野车,驰骋于内蒙、新疆、云南、贵州、四川、青海、西藏;玩高尔夫球更是打遍五大洲……

一年天,他坚持运动多天,一周打卡5天,每天保持两小时运动量。即便年,他因肩膀旧伤接受手术,仍保持了多天的运动记录,“如果不运动,就感觉这一天白活了”。

兵叔说,如果人活着是为了欲望,那么“自律其实是最大的欲望”,“人就活一次,总要活出最好的自己”。自律,恰恰能帮人实现这个欲望。

在别人眼中已过半的人生,是兵叔眼中崭新的开始。

他在自己的跑鞋上绣下“晚年拼健康”的字样,踩着它永远有劲头向前奔跑。

他说自己在跑步时,时常会幻想眼前是一片汪洋大海,他跑到哪儿,哪儿的海水就会退却。

对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初心的人来说,只要知道自己的方向,哪里都能闯出条路来。

“用10个月养成坏习惯,是很可怕的”

Jean,每天坚持骑车的高龄孕妇

现在每天早饭后,Jean都会怀揣着甜蜜的负担骑行——36岁的她怀孕已快36周。

作为医生眼中的高龄产妇,在孕育出一个生命之前,需要舍弃的也不少。

无碳水不欢的她为了控制血糖,只能把甜品作为偶尔的“犒劳”;和同事们加班的日常也不再;以往热爱的跑步、划船机都成了禁忌运动……

怀孕,有时可以是“放纵”冠冕堂皇的借口。为了孩子,你大可以吃得更好更多;你也可以有理由能坐着就别站着,能躺着就别坐着。

“怀孕之后会受到很多来自内在和外在的‘懒惰号召’”,Jean说。

自打怀孕后,她就“奉旨”干饭,再加上不宜运动,体重很容易超标。

镜子里映出的那个自己也越来越有孕妇的样子:随着孕期重心变化,孕妇有特别的走路姿态,骨盆前倾、腿外八字非常明显,“这是身体在用最偷懒的方式应对身体重心变化”。

在怀孕的10个月里,甚至在更长的时间里,自己是否要变成这副样子?

Jean拒绝,“用10个月来养成坏习惯,这真的太可怕了”。

在成为妈妈之前,她首先得成为她自己。怀孕第13周,Jean决定恢复运动,毕竟,“孕妇不是病人,是普通人”。

她选择从骑车开始,这是对孕妇来说安全系数比较高的有氧运动。

单车靠窗而立,披一身晨光,结束时往往皮肤毛孔张开,散发出热气和汗水的气味。能够再一次运动,Jean像是找回了那个熟悉的自己,“又可以流汗的感觉真的很棒”。

跟大多数的人一样,同舒适、惬意角力,注定是艰难的,有时候需要推一把自己。

在恢复运动之后,锻炼和怠惰的天平沉沉浮浮。每当这时,她总要说服自己:先上去坐一下,稍微骑一点,哪怕只有5分钟。

对于很容易放过自己的Jean来说,立一个Flag会让坚持更有力量。

之前她也跑过全程马拉松,漫长路程就是从5公里、10公里、二分之一马拉松启程的。她享受完成一个个小目标带来的成就感。

当在Keep上看到“立旗天”的活动时,她将其视为帮助自己更好坚持下去的活动。完成第一次打卡时,她还有点激动,就像“买了新衣服剪商标,拿到冰淇淋吃的第一口”。

以前她享受跑步时吹在身上的风,那会把烦恼吹散,现在她喜欢一边在窗边骑车,一边看《早餐中国》,这是迎面扑来的人间烟火。

“运动,是每天的仪式感”

吴小鳍,一天不运动就不得劲的女创业者

吴小鳍身上的标签太多,一时让人很难决定先从哪个说起。

她是人大、斯坦福商学院、宾大心理系学霸,也曾是宝洁、小红书的高管,如今有了自己的咨询工作室。当然,生活不只有工作。

摩羯座吴小鳍AB面的人生,一面是高要求高效率的职场,一面是写意随性的日常。

很难相信,在忙碌工作的缝隙里,她总能挤出时间为生活画上一个个斜杠:潜水教练、健身达人、攀岩爱好者、成长教练……

如果打开吴小鳍的行程表,时间被分割成一个个会议、约见。

对她来说,每天从睁开眼,就得面对新鲜的挑战,而唯一确定的是,每天总有60分钟,是属于她的运动时间——

她习惯提前一周为下一周做计划,最先安排的就是每日的运动时间,“重要的事儿先安排,先计划好运动时间,再说其他事儿”。

她说,运动已经成了她每一天的仪式感。

最初,运动对她来说,其实可有可无。生活中似乎总有比运动更紧要的事情。

她好像从来都不是个有体育潜力的人。父亲是个乒乓球高手,在几次训练后,接受了女儿并没有遗传乒乓球才能的现实;小时候,跑米于她而言是要命的事情。

运动没天赋,工作压力大。何以解压?唯有美食。压力愈重,胃口愈好,跟很多社畜一样,吴小鳍也曾有一段压力肥的时光。

有时候,人的惊醒就在一瞬间。也许是突然的一次体检,也许是别人一句无心的评价。

揭穿吴小鳍的“新衣”的是年的“火人节。

“火人节”是美国劳动节前最后一个周日开始的狂欢。在一周时间里,人们在黑石沙漠里尽情表演。

吴小鳍是参加过很多次火人节的“老烧”。沙漠的高温能燃烧起她的奔放天性,每个人都在这里表现出自己最真实的样子。

然而,真实有时也会让人尴尬:吴小鳍发现,自己原先很服帖的火人节行头,这回都勒得要命。

那段时间不足以称之为她生活的高光时刻。身材管理不好,对未来充满焦虑和迷茫。她想,自己或许需要运动带来的多巴胺分泌。

从肥宅到运动达人,帮她做好预备动作的就是Keep。

忙碌工作之余,在客厅铺上一张瑜伽垫。从最简单的拉伸、腹肌锻炼开始,配合饮食调整,差不多两个月里,吴小鳍就瘦了7斤。

对她来说,“Keep是我坚持运动的冷启动”。从细微处慢慢开始,一切好像没那么难。

吴小鳍总是有着使不完的热情和力量。运动只是日常,挑战在更大的世界。

旅行爱好者吴小鳍,走过山川大海,总会留下在走走逛逛、吃吃喝喝之外的记忆。

年,在去布拉格旅行时,她会参加当地健身房的锻炼团课;克罗地亚杜布罗夫尼克的二层民宿小楼上,和着律动极强的节奏,她跟同行的伙伴一起打开Keep跳燃脂热舞;无论是在西藏还是秘鲁,爬上一座座高山是她打开世界的另一扇门。

登上顶峰的舒畅、潜入海底的静谧、大汗淋漓的痛快,如果说这些是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秘快乐,那么运动还有行必至的奖励。

日积月累的运动不断刷新着身材变化,拜拜肉不见了,背部肌肉更紧了,工作生活都更有精神头儿。

最重要的是,她在运动中达成了与自我的沟通,“生活中的感受总需要一个窗口。在运动的60分钟里,我会和自己的快乐与悲伤沟通,最后每一滴汗都带着光芒”。

年,由于疫情,很多人的生活节奏都被打乱。吴小鳍觉得自己的生活也有些过于放松,“是时候往回拉一拉了”。

她看到朋友参加了“立旗天”的活动,决定也要加入其中,“养成习惯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在同一个时间、同一地点做同样的事情”。

尽管Flag立下,偶有倒了的时候,“但仍很有意义,只要做到了一天,就是向自己想要的目标更进一步”。

天之后,会有第二个天,第三个天。吴小鳍说,那面旗子,会一直立在她心里。

从年到年,她会继续坚持运动下去,“因为自律会给我更多自由”。

在年的末尾,你是如何度过的?

有人自暴自弃,把时间虚掷在至死的娱乐泡沫里;有人只求安稳,对未来不敢有更多一分的憧憬;但也有人,还在朝每一个明天进发。他们脸上有着永远向阳的光,身体的每根线条都充满力量,迈出的每一步都稳稳当当。

在年天倒计时里,Keep用镜头记录下了这群人流汗、微笑、自律的样子。

在立旗者的世界里,每一次下蹲都是在积蓄向上的力量,每一滴汗都折射出生活万岁的光芒。

所谓自由,从来不是随心所欲,而是自我主宰。

过往皆序章,不如就在新的一年里,从第一天开始掌控自我的生活,愿往后每一百天、每一天,我们都能怀揣着生活的理想,最终活成理想的样子。

点,愿我们在自律中,收获更好的人生。

长按识别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